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福的博客

来客分雨露 归路探凌霄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原创】“苹果还没有烂呢!”

2017-7-22 8:59:43 阅读48 评论26 222017/07 July22

曾在“知乎”上见到一篇文章,是一位事业有成、在北上广生活工作的白领记录春节回山区老家探望父母的一段小事:到家次日,他见堂屋有一筐从自家果树摘下的苹果,就顺手拣了一个吃。还没到口,旁边上初中的妹妹一把抢下苹果放进筐内,说:“苹果还没有烂呢!”这时,他突然忆起自己外出工作前在家吃苹果的情景。原来,母亲为了卖苹果换钱,他们兄妹几个在家从没吃过好苹果。只有苹果烂了,不能卖钱了,母亲才拿刀剜去烂处,拣其中好的一块给他们尝鲜。他没想到自己在外工作几年回家后还是这个习惯没改变。

这段有些苦涩的回忆得到了很高的点击率。不同的年龄层有不同的看法,不一样的经历有不一样的见解,不同的视角有不同的建议,上百条回帖看得我眼花缭乱。许多感慨,不知从何谈起。

 其实,别说这位年轻的白领,就是像我这样年纪的人多多少少也有过相应的经历,当年,我们的父母也有类似做法。倒不是为了换钱,而是因为当初物质匮乏,父母需要把平时难以购置的好物品留待过节或来客时以备不时之需。那时家家都没有冰箱,储备紧俏物品尤其是食品真的不容易。印象中只有腌制食品可以放较长时间,用油纸裹着挂在灶间天花板的吊钩上,需用时,才拿下来切一小块,剩余依然包好挂上。日积月累,挂食品的油纸和吊钩的麻绳蒙上一层灰灰的厚厚的油垢,除了妈妈,其他人几乎全忘记满是油灰的油纸包里还有吃的东西。

小时候,老家有人来走亲戚,往往带一只母鸡。妈妈就把鸡养起来,等来客人或者过节时宰吃。这个等待的时间可长可短,短的仅一、二个星期,长的有好几个月。有时,妈妈忙不过来,我和妹妹会从米缸里舀点米洒在鸡窝里喂鸡。有时,早晨

作者  | 2017-7-22 8:59:43 | 阅读(48) |评论(26) | 阅读全文>>

【原创】吴淞江畔即景

2017-4-23 18:17:23 阅读49 评论38 232017/04 Apr23

现在去上海近郊掇采田园风情的际遇越来越少了。

谷雨后第一个双休日,天朗气爽,我徘徊在上海G2京沪高速安亭出口处的吴淞江畔。满目望去多的是宽广的现代化马路上川流不息的各色车辆及路两边鳞次栉比的已建和在建、待建的高楼大厦,基本看不到牧歌式的田园风光。曾经的农田旁旧房屋的残砖散乱地堆弃其间,高耸的塔吊正在为新一轮楼宇建设添砖加瓦。原先的田间村舍了无踪影,一片片造型不一的楼宇席地而起。唯一个叫“西元”的村庄蜷缩在高速路一角显得破败不堪,看不出曾经的江南乡村特有韵味。

吴淞江一如既往地在阳光下缓缓流淌,江面上一团团被驳船推开的白色浪花轻轻拍打江岸.两岸已经彻底改变了容颜,干净了,现代了,漂亮了。记忆里满目金灿灿菜花的田野和挑水扁担的“吱呀”声已消失在时间的长河里。有人说,这就是上海近郊面貌的缩影。

路边,红花盛开正艳。

作者  | 2017-4-23 18:17:23 | 阅读(49) |评论(38) | 阅读全文>>

【原创】无题Lento

2017-3-24 11:34:47 阅读42 评论26 242017/03 Mar24

从前读过一位俄罗斯诗人的诗,只记得其中一小段:“一天很短,短得来不及拥抱清晨,就已经手握黄昏”。不知为什么,这段诗使我想起小时候课本里的那句话“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虽然直白了些,讲的都是时光的故事。

多少年来,我不知道借用什么物象才能妥帖地表现出时光流逝。潺潺的流水?灵动的雾气?飘逸的云彩?还是瞬息万变的都市车流的运动轨迹?曾见唐诗“野人闲种树,树老野人前”句,起笔平实自然,看似不经意,却于不知不觉中点出了韶华易逝、时光不再,诗意与句法俱佳。

人的一生,只有到了观看晚霞之时才会感觉年华绚丽、岁月匆匆。有赞赏、有感叹、也有缺憾,宛如一幅灿烂夺目的蜀绣作品;也只有在观看晚霞时才会发现曾经的好与坏、是与非,但是其中的不足已无法更改,犹如前人诗言:“事经错误迟方悔”,一切都不能回复原样,如同刚出窑的瓷器。

在网络上看到一篇《我的父亲在这世上活了30219天》的文章,久久不能平静。作者在父亲去世后一生的照片上写下了从出生到离去活在世上每一天的日期,前后一共30219天,寄托了作者别一样的思念。人的许多情感,往往在失去之后才感觉珍贵,而拥有时并没有觉得有多么的重要。亲情也好,爱情也好,友情也好,无不如此;对人、对事、对物概莫例外。回望古今中外。许多人之所以会有时间过得太快、悔不当初的感概,源于事后的觉悟和明彻。而身处当时当地的自己,谁又能拉住时光流逝的步伐?那年那月、那山那水、那人那事、那情那义,过去了,还找得回来么?  所以网络上流行的那句话被许多人奉为典范:“我自横刀向天笑,笑完我就去睡觉”。看待自己行走的每一步人生,还

作者  | 2017-3-24 11:34:47 | 阅读(42) |评论(26) | 阅读全文>>

【原创】苏州山塘印象

2017-3-14 22:54:12 阅读41 评论28 142017/03 Mar14

苏州有两条山塘街。一条在石路,一条在木渎。据说,木渎山塘街的历史要追溯到吴越春秋时期吴王夫差为西施在灵岩山建馆娃宫时的旧年逸事;而石路的山塘街则建于唐朝宝历年间,白居易任苏州刺史时为治理河道淤塞而开筑山塘河,在河边筑堤形成了山塘街,俗称“七里山塘”,后人称之为“白公堤”,现还留存白公祠以作纪念。这条山塘街一边连着繁华商业区阊门,另一边连接名胜地虎丘,一直是商品集散处,经年累月形成了热闹繁华的市井。从阊门到半塘桥这段街面尤为热闹,商贾店家的铺面鳞次栉比,古人赞曰“居货山积,行云流水,列肆招牌,灿若云锦”。现在的山塘景区就在这里。

在这里漫步,尽管没有现时商业步行街那么时尚新颖,却可以体会到典型的苏州街巷真正意味,可以领略千百年来商业繁华的余韵。与许多新开发的古镇相比,山塘有的地方尽管看起来老旧不堪,却是老祖宗留下的原汁原味的老屋旧巷、古桥驿路,曾经的“朱栏层楼、柳絮笙歌”繁华处,《红楼梦》第一回提到的“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这是一个饱含历史积淀的地方。

作者  | 2017-3-14 22:54:12 | 阅读(41) |评论(28) | 阅读全文>>

【原创】上海菩提寺外之晨曦

2017-2-19 12:52:38 阅读63 评论32 192017/02 Feb19

春风又绿江南岸。放眼望,一抹浓得化不开的绿色,在姹紫嫣红的江南古镇显得瞩目迷人。初春的早晨,乍暖又寒,晨曦下的菩提禅寺,随“喳喳”的喜鹊声迎来新一天的阳光。它早已习惯这氤氲温润的江南,在日复一日的晨钟暮鼓里观赏此处的良辰美景已达千年。

上海菩提寺在嘉定区西部安亭老街,始建于三国时期(公元239年),为东吴孙权之母吴国太所敕建,是上海地区历史最悠久的梵刹之一。明代大文学家归有光(海内称震川先生)著述等身,在这里讲学十多年,求学者常有数百人。清代,为纪念归有光,经道光帝批准,在菩提寺东面建震川书院,书院与古刹结邻毗连。民间传说当年吴国太从杭州烧香回家,途径这里驿亭休息时,被树林里一群喜鹊的欢鸣声吸引,才发现这里的风水宝地,萌发起建寺庙的心愿。千百年的历史里,虽然菩提寺几经兴废、数度修葺,寺旁树林里的喜鹊却始终环绕其间。如今,回荡在晨曦里欢快的鹊声依旧,伴随着寺内悠扬的钟磬声,不觉给人以传统与现代、过去与将来的沉思与遐想。

映入眼帘的此情此景,使人想起唐诗“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句,不由人襟怀淡逸、超然物外。此时此刻,可悟处世变幻之无穷,可求立身固本之初心,不亦是参禅么?

人们常有出世入世之争。其实,不违天理人伦、率真随性、张弛有度,均为人的立身根本。固本求源,立足初衷,又何必在乎入世出世。晨曦中,菩提寺外这条净洁小道的前方是一个喧闹的充满乡间气息的农贸市场,时令蔬果、禽鱼肉蛋应有尽有,多数菜品来自当地农村的田间屋后,还沾着清晨的露珠儿。许多附近的居民已买

作者  | 2017-2-19 12:52:38 | 阅读(63) |评论(32) | 阅读全文>>

【原创】朱子家训

2017-1-25 20:24:03 阅读39 评论23 252017/01 Jan25

朱子家训又称朱柏庐治家格言,小时候读过,当时没有往脑子里去。后来风风火火几十年,对于几百年流传下来的那些修身养心治家格言认为陈旧落伍,基本持排斥心理。前不久在整理电脑u盘时,发现从前在一位我尊敬的长者盛叔家里拍摄到他从市博物馆馆长任上退休时手书的小楷《朱柏庐治家格言》,尽管有些地方拍摄有走形,与原作有很大逊色,但还能认出内容。可能是年龄、阅历的缘故,现在细细品味,觉得《格言》里句句都有一定的道理。人的立身处世,当从身边小事做起。家庭是社会的基础,人的基本生活习惯的养成是踏进社会奉献自己的基础。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在如今的日常生活里,常有人把追求物质生活享受看得高于一切,极易滋生不顾一切急于求成的虚华浮躁心理。此时,建议看看《朱子家训》还是蛮有意义的。

作者  | 2017-1-25 20:24:03 | 阅读(39) |评论(23) | 阅读全文>>

【原创】路过上海外滩源

2016-12-27 12:29:19 阅读75 评论38 272016/12 Dec27

外滩源离上海外白渡桥不远,在苏州河与黄浦江的交汇处,是外滩的源头和起点。这里有外滩地区最早建成的历史建筑,它们见证了外滩的沧桑变迁。漫步在外滩源,望着两旁历经岁月风霜而洗净铅华、风格各异的老房子,似乎又一次触摸到流逝的时光里曾经喧嚣的历史。

沿途,兰心大楼、教会公寓、光陆大楼、协进大楼、女青年会大楼、哈密大楼、圆明园公寓、安倍洋行、益丰大楼等等楼宇悉数向我走来,如同一部部年代久远厚重的精装书,无处不散发着历史气息和陈年积淀。

其实,这里对我并不陌生。几十年前,插队回沪探亲,过了春节,总要在北京东路的铁路售票处购买回程车票。每当排队在拥挤的人群中挨挨挤挤买到车票,都会沿着圆明园路信步由缰地走到外滩,借此平复一下与父母离别前惆怅的心情。与中山东一路张扬喧闹的外滩不同,这里道路逼仄、人流稀疏,是上海外滩的另外一面。当年的自己在这里行走,与如今走在这里的许多少男少女一样,感觉这里的大楼与外滩那些巍峨的大厦不能比, 有点像舞台后面长久不用的华丽布景,从来也没想到它们曾有过的辉煌,毕竟,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冬日下午,彤云密布,黄浦江吹来的风刮在脸上微微有些寒冷。现在的外滩源,许多楼宇正在装修,有的楼宇已经焕然一新。再走圆明园路,街道依旧狭窄,人流依然如故,橱窗里熠熠生辉的饰品向路人表明其不菲的身价,有家门面看似简单的日式料理店据说人均消费至少需要千元以上。

夜幕将临,细细雨丝慢慢湮湿了路面,霓虹灯亮起来了,外滩源的夜晚定会十分好看。

作者  | 2016-12-27 12:29:19 | 阅读(75) |评论(38)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
 
 
 
 
 
 
 
 

上海市 虹口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自定义模块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