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福的博客

——来客分雨露 归路探凌霄

 
 
 

日志

 
 

【原创】上海旧闻之二 剃头师傅阿华  

2009-12-22 08:30:23|  分类: 上海旧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说民国时期理发厅很少,剃头摊子满街跑。有钱有身份人家是请固定的剃头师傅上门来剃头的。解放后理发店开了不少,但还有许多人家固定请剃头师傅上门理发,主要为了图个方便。大概在50年代后期,我上小学一年级。一天中午放学,刚刚推门回家,身后传来一个常州口音:“阿要剃头伐?”回头一看,一个留整齐的分头、穿得清清爽爽的年轻面孔出现在面前,这就是剃头师傅阿华。我家周围,原来剃头是一个叫老张的苏北老头包下来的。时间长了,也马虎了。有次给隔壁阿弟剃头,不小心把耳朵边剪破了,老张急急忙忙抓了把头发按在伤口处跑了,气得阿弟娘追出来骂山门。大家都想换一个剃头师傅。正好阿华来了,就包给了阿华。阿华看起来蛮负责的。有一个小本子,记了各家几号上门剃头、剃几个人,年底结帐一点勿错。东边好婆经常讲,“不好昧良心格,做坏事要下地狱的”,所以那时人们单纯,没有人赖帐,阿华也不会因为时间长而多记人头,互相都相信。

由于阿华手艺清爽,穿着也干净,这样附近几条弄堂剃头的生意慢慢都包给了阿华。每隔两个礼拜天,阿华就来我家一次,非常准时。那时弄堂里相当闹猛,不象现在互不来往。阿华在我家剃头,有时候旁边有人过来请他提前去剃头,因为那家主人要赶十点半的电影。这时阿华就问:“下一个是隔壁赵家,侬讲好伐?”回答“讲好了”,阿华就提前过去了,印象中没有啥行不通的地方,都是好来好去。时间长了,阿华话也多了,慢慢知道了他的底细。他是独子,跟老娘住在一起。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跟别人学的理发手艺讨生活。刚开始,告诉我们他的父亲生病过世了,后来才知是当兵跟着去台湾已经不知死活了。

阿华上门剃头,非常注意规矩。平时话不多,不该问的不问,不该去的不去,一杯水也不喝人家的。开始是抱一只放理发工具的布包。条件好些,换了个黑塑料拎包,那是60年代以后了。后来熟悉了,偶尔不太忙时,会借《解放日报》靠在门边细细阅读。有次理发以后,喜滋滋地对我娘说下次要推后几天来,原来是回老家讨娘子。办好喜事回来,娘子带来上海,他依旧挨家剃头,回家有热汤饭吃了,衣服也比以前周整了许多。又过了年把,阿华告诉我们添了个女儿。弄堂阿婆阿嫂热心告诉他养小囡注意些啥,有的还把不用的小孩衣物送给他,如同乡下亲戚一样。

后来我上了中学,阿华还在我们这片剃头。有段时间,没有看到他来理发了。弄堂前后总有人问“阿华怎么长远不来了?”“喔哟,老头子只好到剃头店,等了二个钟头。”终于有一天,阿华又来剃头了。但是他的面孔煞白,神色憔悴。大家以为他生病了,他哽咽地说“我娘走哉!送到乡下,耽误大家了。”这次给我理发时,阿华的话又少了。记得他回答隔壁阿婆问话时,说了句“我娘苦啊!”两滴眼泪“扑扑”落在我的右肩膀衣袖上。

不觉过了十多年,大概在文革68年,阿华最后一次来理发,告诉我们,里弄要他们回老家,不在城里吃闲饭,准备结了帐马上回常州乡下去。周围邻居非常同情,都迅速跟他结了帐。“再会哦!”阿华同大家一一告别,语言中留露了许多不舍。

阿华走后,弄堂里大家都去理发店理发了。理发的条件越来越优越,名称也越来越新奇,跟“剃头”两字相去何止十万八千里。偶尔想起阿华,奇怪的是这么多年,竟然不知道他在上海住在什么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