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福的博客

——来客分雨露 归路探凌霄

 
 
 

日志

 
 

【原创】上海旧闻之四 少年时期的朋友——前楼爷叔“三三”  

2010-03-10 23:05:18|  分类: 上海旧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三” 爷叔要是健在的话,今年应该有七十多岁了。认识他时我还是个小学生,他刚刚从学堂毕业,大概十七、八岁,在印染厂画花样。用现在的话讲,是个搞平面设计的白领。 他家住在徐家汇,为了方便上班,厂里给他分了一间前楼,就在董阿婆前客堂的上头。刚搬来不久,他母亲来了,同左邻右舍打招呼,请大家多多关照。这才知道他在家里排行老三,小名叫“三三”。弄堂里习惯不称大名,于是,“三三”就这样传开了。看他文质彬彬,年纪又不大不小,大人让我们称呼他爷叔。

应该说,“三三”的家境不错,平时穿着比较合时。出门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皮鞋锃亮,裤子笔挺,白衬衫的领子耀眼夺目。夏天,从来没有看到他光膀子,总是汗衫短裤,整整齐齐出现在邻居面前。一间前楼给他收拾得清清爽爽。迎窗的五斗柜上放只收音机,旁边是当时人家不多见的针式留声机。最稀奇的是床边小圆桌上一只半新旧的华生牌台式电风扇,听说是他外婆送的,惹得我们这些小朋友夏天有事无事喜欢聚到“三三”家,把小脑袋挤在电扇前眯着眼睛享受那习习凉风。每逢这个时候,“三三”总是得意地弯下腰晃了晃面孔,笑嘻嘻地说:“那能啊?惬意伐?”“惬意——”一阵爽朗的笑声几乎掀翻了楼板。我从来没有看到“三三”自己开“火仓”(即自己烧饭)。早晨,看他从奶箱取出牛奶倒在一个带长把的小铝锅里,借董阿婆的煤炉热一热吃了上班,晚上没有见他烧过晚饭。

“三三”不讲粗话,用董阿婆的话说,是个“好小囡”。阿姨、大妈要描个花样、做个图样找他是又快又好,从不打回票。阿拉小朋友则佩服他的速写功夫,学校美术老师都比不过他,“刷刷”几下,任何人的形象跃然出现在纸上,可以说神形兼备。我当时参加学校的图画小组,“三三”经常翻开我的画页,一张张评价,有兴趣时还会拿笔在上面修改。有的画经过“三三”的改动,哪怕是一、二笔,效果马上就不一样,“三三”在我眼里不亚于神人。但是,如果是上交的作业,即使改过一笔,“三三”也逼我重画一次,因为“骗老师就是骗自己”。有时候,“三三”拿出自己的画作给我们看。不少是设计的花样图案,有的图样同商店卖的花布一模一样,“三三”说,那些花布就是他们厂里生产的。见到我们钦佩羡慕的眼神时,“三三”总会微微摇着脑袋露出陶醉的神态。在五斗柜上面挂着一幅精致的油画,里面是一位穿着丝绒旗袍优雅的女士。“三三”告诉我们,那是他画的母亲年轻时的模样,我们都不相信。

当时我们这些小学生只上半天课,下午学习小组活动结束就到3点多。有时候,“三三”在4点左右就回来了。我们这些小朋友经常在马路上街沿对着二楼窗口齐声喊“三三!” “三三!”他只要在家,总会探头出来“上来吧!”于是我们就穿过董阿婆的前客堂“呼隆隆”上了楼。时间长,董阿婆不开心了,无论如何就是不开门。这时,“三三”从窗口对我们朝后面伸伸手指,大家会意,转到后弄堂,推开虚掩的后门,穿过灶披间,蹑手蹑脚上了楼。再朝后,“三三”跟我们约定:以后马路上不要喊“三三”,太难听,要唱“戴花要戴大红花”跟他联系。于是经常下午会听见我们这帮小朋友在马路上大声反复齐唱:“戴花要戴大红花,骑马要骑千里马,唱歌要唱跃进歌,听话要听党的话”。弄得董阿婆对邻居讲:“喔哟,也不晓得怎么了,弄堂里小囡天天下半天在门口唱歌,弄得我中觉也困不好,是不是儿童节快到了?”

我们读书时,社会各界经常举行集会支持世界人民反帝斗争。有天,“三三”特地找我们几个小朋友,说星期六下午他们工厂要在厂门口举行支持古巴人民反对美帝侵略的游行,有他参加的活报剧。我们都当件大事,在弄堂里找了八、九个小朋友,象现在的追星族,到时间浩浩荡荡开了过去。西边的毛头怕人不够,把他两个流鼻涕穿开裆裤的弟弟也拖进来。到“三三”的厂门口,人真不少,里三层外三层,我们好不容易钻到前面,活报剧已经开始。两个英美帝国主义举双手蹲在地上发抖,后面是一大排世界人民喊口号。六年级的亮亮讲,就凭“三三”平时打扮得介漂亮,肯定演世界人民!但是没找到。“三三”呢?毛头的弟弟从蹲着的英美帝国主义中找到了。他戴了个画美国旗的礼帽,架了副眼镜,装了山羊胡子,蹲在地上做发抖状,还对我们挤挤眼睛。这下我们疯狂了,举手齐喊“三三!” “三三!”几乎把口号声淹没。“三三”伸出戴白手套的手对我们晃晃,大概叫我们不要吵,谁知我们误会了,叫得更响了。有的小朋友拿泥块朝“三三”扔了过去,一阵混乱。毛头弟弟冲到“三三”面前手一甩,把“三三”套着的高鼻头撞歪在一边,引起哄堂大笑。后面的世界人民上来拉的拉,叫的叫,乱成一锅粥。

刚解放,居民订牛奶的不多,牛奶公司在订户门前装个小木箱天天上门送。后来订户多了,就统一装个大木箱,里面是一个个小格,各家分别打开小格外面的门拿自己的牛奶,象如今小区楼道里的铁皮信报箱一样。“三三”的牛奶箱同我家是上下格,装在我家马路对面的墙上。有天傍晚,“三三”问我母亲这几天怎么没送牛奶,母亲很诧异,“送格呀!”“三三”没有说什么。第二天清晨,我正在吃早饭,他就到我家,立在大门后面,隔着玻璃朝外看,怎么问都不作声,过一会儿匆匆离去,大家感到很奇怪。到了星期天,妈妈正在灶间烧早饭。送奶工刚走,“三三”轻轻走进来,也不与人答话,搬只凳子径自坐着看外边。约莫过了十几分钟,他立起身恨恨地说“这个小崽!”离开时对大家说 “等一歇有一场白戏好看。” “这几天三三怎么了?”妈妈疑惑地看着“三三”离开。约莫上午九点多,一辆救护车开进来,在弄堂口问路,后来到对过房子的11号把一个平时手脚不太干净叫“小七子”的无业青年救走了,听说是吃了隔夜东西食物中毒,上吐下泻腹痛难忍。自此,再也没有发生牛奶被人偷吃的事情。

光阴荏苒,我们渐渐长大。课外兴趣多了,“三三”的“粉丝”相应少了许多,到后来,只剩下我们喜欢画画的三、四个小学生,在星期天下午去“三三”那里玩。那时“三三”还是单身,蛮欢迎我们去“白相”的。有时候,给我们看各种漂亮的图片,有时候,会搬只圆的或者方的石膏模型,在背后换上不同的白布或者白纸,让我们练素描。往往这时,“三三”就打开留声机放唱片,他跟着音乐拉钢锯琴。那与小提琴声音相似如歌如诉的琴声伴随着沐浴在初夏午后阳光中“三三”拉琴身影和因按动钢锯而时高时低投在墙上的臂影给我的少年时代留下挥之不去的奇特的印象。

后来,听大人讲, “三三”已经定为工厂内迁人员,不久就要动身去四川了。那几天学堂中考一直没有到“三三”家去。有天中午放学回家,听妈妈说,上午“三三”娘带人来把“三三”的东西都搬走了。我急忙跑到董阿婆家前楼,房间里果然空荡荡的,走路都有回声。只有西边墙上依旧钉了半张铅画纸,是原来画素描时做背衬的。在墙角丢了两张白纸,拣起来看,一张没有任何使用过的痕迹;另一张是铅笔画了一半的孙悟空像。

再后来,搬进来一家山东人,有四个孩子,还有一位老奶奶。董阿婆见邻居就说:“哎呀呀,勿得了!灶披间里东西塞满。走路象跑马。吵是吵得来,头都胀煞。楼板都要踏坍脱啦!”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