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福的博客

来客分雨露 归路探凌霄

 
 
 

日志

 
 

【原创】我的城南旧事  

2011-11-24 23:33:35|  分类: 岁月苔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幼年家住沪东,南边就是黄浦江。听外婆说,去十六铺坐船出黄浦江就可以到祖籍——我的老家。小时候,常常趴在黄浦江畔的江堤上,在涛声和船笛声中冥思老家的模样,那是我从未去过的地方。多少年来,望着东流不息的江水和水天一色的远方,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冲动和期盼,时隐时现的江雾往往伴随一丝淡淡的惆怅不时在眼前弥漫。呵!我的城南旧事在黄浦江那头。

听长辈说,老家有一棵百年以上、几人都合抱不过来的灵眼(白果)树。游子归来,十几里外就能看到那亭亭如盖的树冠。那时,他们会轻轻抖落旅途的尘埃、慢慢舒口气:“到家了!”岁月如风,如今有多少灵眼树下子弟,像我一样,似远飘的树籽四处发芽、随遇而安。无论富贵贫贱,他们都不会再回到大树的身边,更不会把那棵树当做自己的家园。某时某地,某人可能会偶尔想起长辈口中提到却从未谋面的灵眼树时,也只能从心底深处飘出一个探询、一声问候、一段链接个人起源的似曾相识断断续续的念思。

五十年前随祖父在上海城隍庙游览,途经豫园玉华堂时,看里面桌、椅、案、几的布置及江南特色的天井、厢房,老人家想起了老家极其相似的庭园格局。时光荏苒,祖父那天的讲述在我的脑海里渐渐淡去。已记不清老家敞厅的匾额上究竟有哪几个字,只模糊记得书房内有幅对联,大概意思是“书可养性多读数卷,言能惹祸少谈几句”,还有书房窗外的院子里栽植的紫藤,虽无牡丹那么热烈、也不像玫瑰令人不敢亲近,却经书声琴音的浸淫显得格外优雅、谦恭和华贵。我保留老家书斋里的一架扬琴,历经百年时光音质依然那么美妙。据说还有筝、阮、琴、笙等乐器,可惜随各种名人字画、藏书册页全部在战乱中毁失。

我的四祖父是个画家,与吕风子交往甚厚。祖父是学者,曾撰写许多有价值的考据著作,早年在清华任教时撰写的《圆明园残毁考》为后来研究者提供了有价值的史料文献。三祖父上世纪二十年代末在东吴大学读书时极其喜爱体育,毕业前因肺结核英年早逝。去世时,祖父正在清华园房间里看书,恍惚间见三弟满面憔悴衣衫褴褛推门进来,大为惊诧,尚未言语已身影俱无。未几,传来三祖父去世的消息。自此,曾祖母再不许子孙参加任何体育活动,致使以后几代人都形成了好静不好动的习性。

据说曾祖母为人敏捷、处事果断。她每晚就寑前都要到各处巡视一遍。有天晚上一个小偷进了后园厨房,看曾祖母巡查过来,情急中躲进旁边的水缸里。当曾祖母走近水缸时,小偷一下子顶着缸盖窜起身来,“嚯嚯”叫着做鬼脸想夺路逃窜。曾祖母见身边突然跳出一个怪人,未加思索转身一个耳光,小偷立即瘫在缸里。事后才发现,曾祖母手上缝衣服的顶针箍都打变了形。相比之下,曾祖父对待小偷的态度要温和得多。他每天晚上都要核查米店酒坊的经营,有时还要和账房伙计去铺房仓库,常常到亥时才能休息。有次一个小偷跳墙后趴在房顶想等高祖父休息后下手,到半夜还没有机会。曾祖父无意间看月光下自家房顶上趴着一个人,知道是小偷,就探身窗外,用水烟袋指指小偷,说:“哎,天色不早了,露水重,当心滚下来。”事后,附近人家都知道这家主人休息得迟。

曾祖父兄弟二人都中过秀才,但幼年时家境一般,仅仅是普通的耕读人家。听说曾祖小时候,家中待客的红烧肉不会烧得太烂,怕客人不禁吃。后来家境逐渐转好,这个习惯却一直延续到我父亲这辈才止。

离老家二里外就是我的外公家,那是旧时官宦人家,大厅上的匾额是“觉非堂”三字。外公的祖父是位武举人,院外的场地上有一把重70斤左右的铸铁大刀,是老先生习武用的。外公的父亲却是位文弱的老夫子,写得一手好字,性情笃实温和。附近乡邻请他写字,哪怕是普通门联,只要他认为其中某字没写好,即使自己贴钱买纸也会重新写过。他老年时眼睛不好,吃饭时只有搛菜才睁眼,其他时间都是闭着眼睛吃饭,说:“这样不费眼神”,一时被四邻传为笑谈。外公上世纪二十年代在国民政府任职,小时候十分调皮。八、九岁时在城北高等读书,半夜起来小解,见一个身影窜入教师休息室,外公悄悄从教室里拖几条板凳放在走廊和门道里,然后回寝室拿只洗脸铜盆又敲又叫。待众人出来时,那个偷儿已经被板凳绊了跌得鼻青脸肿。

听父亲说,我从未去过的老家其实并非真正的祖籍,真正的根在山东汶上。旧家谱记载明初洪武年间二兄弟结伴从汶上逃荒来老家定居繁衍至今。而我外公的先辈则几百年前来自浙江山区,也非原住民。这样看来,漂泊是人生的常态,开拓则是人类进取的本能。在历史的长河里,太多的落泊与腾达成为每个人的际遇,也同时造就了每个家族的盛衰。鲁迅先生提到阿Q的祖上也曾经阔过,想来不是假话。星月轮转,每人都有阔绰的祖先、也有潦倒的上代,但与自己都没有什么重要关系。每人都有老家,老家是与血缘紧紧牵连的。有人说,时空相近可以体现血缘,相隔越远血缘越淡漠,但在现代世界里,血缘真能维系家族的情感么?老家真是永远不变?那魂牵梦绕的老家真的永远存在于虚无飘缈之中吗?

乡关何处何需觅,遥看夕烟下晴川。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