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福的博客

——来客分雨露 归路探凌霄

 
 
 

日志

 
 

【原创】“鸡声茅屋月,人迹板桥霜”——行在旅途  

2011-06-14 13:21:54|  分类: 旅程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温庭筠“鸡声茅屋月,人迹板桥霜”诗句流传已久。句中不着一虚字,而旅途之艰辛、客思之苍凉自在读者眼前,前人评价“乃晓行绝妙之词”,此言不虚。少年时读古人旅途诗,总感到里面含有丝丝苦涩、缕缕惆怅、点点无奈,很少见到如“春风得意马蹄轻”那样的句子。后来阅历渐长,再看这类诗句竟觉得十分贴切感人,似乎内里藏着许多未曾表露的深意。

四十多年前我在豫皖交界的农村插队,有次与当地一位知青结伴回生产队,到县城已是晚上十点,离自己住地还有五十多里夜路。同伴好意留我到他亲戚的大车店住宿。踏进大车店,俨然进入一幅久远的历史画面。黑黝黝的客房是一长溜砖底草顶的泥屋,门口挂一盏残光如豆的油灯。南墙几个窗洞上留些许破旧的木栅,靠北墙是一排泥砖砌就的土炕,铺几领粗篾席,放一些碎砖块当枕头。房内已有十来人,一律头外脚内并排入眠,一股浓烈的酒气、脚气、汗腥气混合着牲口味、麦草味、泥地潮湿味扑鼻而来令人窒息。店主带我到中间一个空铺休息,隐隐见泥墙上有白灰歪歪斜斜写着“十一号铺”几个字。刚躺下就被各种气味熏得脑瓜子疼,后来又给此起彼伏的鼾声、屁声、咳嗽声、梦呓声和隔壁牲口的喷鼻声、咀嚼草料声、甩蹄踢槽声搅得六神不安,迷迷糊糊到后半夜才睡着。

“客官、客官!”忽然感觉有人摇我的肩膀,朦胧中才明白店主在唤我。非常诧异店主人何以用那个年代罕见的称呼来叫我,难道因为我是他亲戚介绍过来、与其他住店人有点不同?店主告诉我,“天快亮了,该动身啦!”于是告别店主跨出了院门。这是个依然存有古风的旧城区。夜幕中弥漫着麦子和青草的甜味。不长的小巷没有行人没有灯,层层叠叠的泥屋安静地矗立在巷子两旁。身后的院门“嘎呀”一声关上了,老远还能听见门环的碰撞声。巷子深处不时传来一、二声犬吠鸡鸣。天空挂一轮残月,银白色的月光匀称地铺洒在屋檐下、柴垛顶、树梢头。不知谁家的婴儿啼哭了,母亲哄孩子的呢喃声传进自己耳廓,刹时,一股强烈的思乡情重重撞击自己的胸膛。望小巷中被拉得长长的身影,月光下的少年郎第一次品尝到思家的滋味,脑海里涌现出“鸡声茅屋月,人迹板桥霜”,竟非完全是妙漫的田园诗意。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我去皖南开会,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长途汽车终于停在了黄山脚下。次日清晨,单身赶路乘车去太平。同样是黝黑的夜色,同样有一轮明月与我相伴随行。看两旁黛色的群山,听林间水声松涛,第一次感觉自己在大自然面前是那么的渺小,多么的无助。在那个早晨,“鸡声茅屋月,人迹板桥霜”给我展现的是孤独的、匆匆赶路的旅人身影。

每年春节回上海,离上海时几乎都是清晨3、4点钟。流光溢彩的灯火遮盖了皎洁的月光,穿梭不息的车流无法还原久已远去的田园诗意。不知为什么,每当我离家前回首一瞥,总会想起这句诗:“鸡声茅屋月,人迹板桥霜”。

甲肝流行那年,春节前我带儿子回上海过年,母亲怕我们受传染逼我们买票立刻回外地。动身那天下起了大雪。当时还没有流行手机,听父亲说,我们走了以后,母亲一个人在天井里站立很久很久,雪地里留下了深深两个脚印。

最近在中国达人秀蒙族少年演唱的那首怀念母亲的歌《梦中的额吉》:“缥缈蜃湖时隐时现,思念母亲我肝肠寸断,她为儿女遍遍向苍天献奶酪,遥向天边望眼欲穿。远方的母亲啊,牵动我的魂魄和思念。。。。。。”听了真叫人流泪。

旅途就是人生;人生,不就在旅途么?“鸡声茅屋月,人迹板桥霜”能否永远慰藉旅途中游子漂泊的心灵、无论何时何地?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