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福的博客

——来客分雨露 归路探凌霄

 
 
 

日志

 
 

【原创】夜钟Adagio  

2016-12-10 11:34:35|  分类: 随笔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夜钟Adagio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原创】夜钟Adagio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半夜醒来,万籁俱寂,挂钟两根指针重叠在“12”上,已到午夜时分。一束光亮透过窗帘朦朦胧胧映在墙边的挂钟旁,说不清是月色还是远处楼宇中夜归人洗涮时漏出的灯光。眼前景色清晰似昼,睡意全无,思绪如海潮般慢慢侵来。耳旁“滴答”“滴答”的钟声,不紧不慢、不嗔不喜,像一位久别重逢的老友轻轻来到我的面前。呵呵,这钟声,其实在我身边已有六十多年了!

小时候,感觉钟声“滴答”非常神秘,有点像陌生又慈祥的老人。每次听到“滴答”声,总会产生新奇疑题,以至于现在,听到“滴答”的钟声依然会认真品受其带来的宁静和从容。还记得当年客堂间的八仙桌上迎门摆放着那台紫红色穹形长座钟,正面是下边绘有彩色花卉的玻璃门,透过玻璃可看到清晰的时针和分针在罗马字钟盘上不快不慢地转圈。凑近了还能见到玻璃后面左右晃动的钟摆,也是那样不慌不忙、左一下右一下地晃着。而“滴答”的钟声与钟摆合着同样的步履永远不知疲倦地响在你的耳边。令人惊奇的是即使离开八仙桌,也能听到钟声“滴答”。但幼年的自己不解的是,为什么忙其他活动时,就听不见钟声了?这个现在看来非常幼稚的问题,曾经困惑了我好长时间。

困惑我的还有钟盘上的罗马字符。听妈妈说,I代表1II代表2III代表3,为什么4就不用IIII呢?

我喜欢看爸爸打开座钟的玻璃门,拿着放在钟摆下面的特殊钥匙插在靠近钟盘的48点位置上的窟窿里上劲。“咔啦啦啦” “咔啦啦啦”,声音并不好听,却给人以力量,好像孙悟空从石头里蹦出来那一刻。有次趁大人不在意偷偷打开钟门,学爸爸的样子为钟上劲,“咔啦啦啦”同样出现悦耳的声音,我开心得继续拧着那把钥匙,“砰!”发条断了,闯了个大祸。待下次允许我替钟上劲时,已到读小学2年级时候了。

打开座钟的门,里面有一股好闻的木头香味,隐隐看到钟盘后面转动的齿轮,有时还能闻到淡淡的机油味,那是妈妈用缝纫机油壶给座钟上的油。座钟下面放钥匙的地方,往往还放着房租水电的缴费单和面额不大的零星钞票。我经常趴在八仙桌上玩耍、做功课,而“滴答”“滴答”的钟声时有时无地在耳边响起,一点儿也不觉得讨厌。小学3年级时,学校规定写一篇200字作文,实在凑不够数,就在最后加了一段:“夜深了,同学们都休息了,老师还在批改作业,只有钟在“滴答”“滴答”地响着”。前后一数,正好200字!

座钟旁边放着一只比我的年纪还大的老旧的铁皮茶叶罐。罐四周是春夏秋冬四幅古典西洋油画,表现出早晨、上午、下午、夜晚四个场景。我常常凝神看着那些图画,从中似乎感受到公园里花草的香味、树枝的摇曳、溪水的潺潺流淌以及拂面的轻风。那些色彩明朗、生动逼真的北欧田园风光几乎成了我绘画的启蒙。其中一幅冬夜雪景最令人难忘。画的中间是一幢耸立着高高尖顶的木制房屋,后面是稀疏的白桦林,四周全是皑皑白雪。窗户上的烟囱冒出淡淡的白烟,房屋一侧有一排木栏杆。黄黄的灯光透过半掩的窗帘射出窗外,把屋前的厚雪染黄了一片,而白雪的背阴处却是冷冷的青蓝色。画面近处一边是高低不一、细细的松树,另一边站着几头梅花鹿,齐齐望着透出黄色灯光的窗户出神。每看这幅画,都会揣摩这几头梅花鹿究竟想做什么。现在回忆起来,将风景画得如此传神的作品真不多见,可惜不知道作者是谁。

我喜欢见每天晚上,爸爸到家休息时,打开茶叶罐,将茶叶倒在另一只张开的大手上,再倒入干净的青花瓷茶杯,冲沸水,盖杯盖。有时候,爸爸会把手中的茶叶放在我的鼻子底下让我闻闻。我在爸爸那宽大而白净的手掌里闻到了茶叶的香味、烟丝的醇味,还有爸爸手心里的暖味,而桌上座钟的“滴答”声,总会不失时机地传到耳中,似乎也想闻闻老爸手中的味道。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晚间,明黄色的灯光下,茶叶的清香、爸爸烟斗里冉冉上升的烟气、还有灶间妈妈炒菜的声音,与客堂间里熟悉的座钟不慌不忙的“滴答”声总是连在一起的。一家人劳累一天后的放松、闲适以及由此而来的温馨、安宁的家庭气息至今不忘。回想起来,此情此景已不可再现,真的有些感慨。

《三国演义》里有句话叫“古今多少事,尽付笑谈中”。古往今来,许多写家热衷于制作宏篇大论已经汗牛充栋,一般人多喜读谈论大事的巨作也乐此不彼;而许多寻常百姓家的日常琐杂碎事,其中有的对其本人留下了一辈子的印象和难忘的记忆,因其低微,多湮灭在历史的尘埃里,能记录下来寥若星辰。其实,许多传世之作,记的多是寻常百姓日常起居。比如北宋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不就是绘制了宋代汴梁城的生活百态么?陆文夫的小说《美食家》,不过讲述了一位嗜吃如命的吃客故事;贝多芬的《月光曲》其实记录了他耳聋日趋严重、失恋尚未平复的个人痛苦心境;米勒的《拾穗者》描绘了农妇在金色麦田里拾麦穗的普通场景。这些作品之所以得以流传,源于它触动了人们藏于某处的柔弱的心灵。

“当,当”,钟响了,那是记忆在脑海里客堂间那台座钟到点敲响的声音。那时,谁也不会讨厌报时的钟声。有钟声,就有人气,就有了家。而现在的挂钟基本是不会报时的,因为现代人嫌耳烦。

夜静如止水,仍然无睡意,墙上挂钟一如既往地“滴答”“滴答”响在耳边。一头,它连着宇宙间那条神秘的时光隧道,牵动着世间的历史和未来;另一头,它维系着每个个体的生老病死、划出了各自在地球上生活的生命轨迹。 “滴答”的钟声,我不讨厌它。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印象上海
阅读(37)|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