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福的博客

——来客分雨露 归路探凌霄

 
 
 

日志

 
 

【原创】年味?年味!  

2016-02-06 23:32:44|  分类: 岁月苔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觉又是一年春节到。一般来说,我们讲过年,指的是过春节。前不久,电视新闻里记者采访路人从前的年味,被访者多回忆小时候的吃食。后来,又见某电视台娱乐节目介绍的年味,也是各地食品。可能当初物质匮乏,只有过年才能吃到比平时丰盛的食品,所以给当事者留下了深刻印象。不过,看后总觉得有点缺憾,难道年味就是专指美食吗?余生也晚,没亲历过传统过年的旧式礼仪,但感觉过年并非单指吃这样一件事,留在记忆中的年味也不应仅仅只有吃这唯一的内容。

按照几千年来农耕生活形成的习惯,百姓口中的过年既代表了新旧年的交替,又蕴含着新年中对自身的祝福。所谓一元初始,万象更新,新年新气象,都饱含着对未来深情的期待和希望,所以,自古以来从腊月到正月十五,形成了一系列家庭老少成员参与的仪式性固定活动,这些才是年味的根源,吃,仅仅是过年中的一部分。

后来,随着时代不同和人们生活结构的改变,当初许多司空见惯的过年习俗只能去历史资料中寻觅了,而“亲人团聚、辞旧迎新”是永远不变的主题。尽管现在已进入到21世纪,但我们在春节来临前对于过年的期盼和准备依然如故;春节到来时归家与亲人欢聚的渴望依然如故。近年间因春节引起关注的一年一度春运大客流以及农民工顶风冒雪日夜兼程的摩托车大军千里返乡过年的壮观景象,都使我们感到了亲情与团聚在大家心里的重量。与热气腾腾的美食相比,这些才是年味所在。

可能较早离开家庭的缘故,对于年味的记忆我永远是小时候年三十晚上一家人团团围坐在客堂间中间的八仙桌旁吃年夜饭时的热闹情景,就像在看一部无声电影:一家人无拘束的欢声笑语,彼此间相亲相爱的笑容在一团团飞腾的菜肴热气中时隐时现。还有旁边桌上点燃的一对平时少见的红蜡烛和一炷香,香烛后面的墙上是每年春节必挂的年代以久的红对联“所欣贤者为知己,得遇异人能永年”。旁边细白瓷水盂中栽培着晶莹剔透的水仙花。这些,距今快六十年了,回忆起来似梦非梦、如梦如幻。

【原创】年味?年味!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现在过年压岁钱的红包越来越大,包装也越来越精致 。我小时候的红包是祖父用牛皮纸做的,里面是崭新的2角纸币。每年初一,吃过年饭,父亲就带我们去淮海中路祖父寓中给祖父母拜年。祖父拿给我这样的红包,那时叫“压岁钱”。红包上分别写着我们堂兄妹的名字,还有他老人家亲笔画和印章。祖父早年在南开、清华任教,他信手画的小品纯属文人画范畴,可惜只保留下这一张,对于我来说弥足珍贵。

曾看到父亲的一首《除夕》诗:“金粉红泥尺幅笺,自磨新墨写春联,岁华景物依然在,□□□□□□□”(末句不记得了)。想来老人家感慨日月常驻、时光不再,勉励子女要惜时勤奋。从青年时开始,父亲能写一笔漂亮的欧阳询《九成宫》字体,家里每年春节的春联都是他写。后因居住房屋不适宜,就没再见他写过春联。到他老年时,为排遣闲暇的退休生活,有一年春节,父亲将手书的对联用金箔纸逐字剪贴在红蜡光纸上,再装裱在书橱的玻璃柜门,重温了写春联的乐趣,也为那年春节年味平添一道亮色,令回沪探亲的我见了大赞。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印象上海
阅读(6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