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福的博客

——来客分雨露 归路探凌霄

 
 
 

日志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2016-09-23 21:20:51|  分类: 岁月苔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淮海中路,上海图书馆。这里是原来可的牛奶公司,也就是老上海经常讲的牛奶棚所在地。往西,进第一条僻静的马路,左转弯不远,一个不起眼的弄堂口。弄堂大门永远是敞开的,传达室永远灰蒙蒙没有人、门窗总是关闭的。左转弯进弄堂,不多远,左拐,再走不多远,到了。这条路,童年和少年的自己不知道走过多少次。几十年后,就是梦中也来过这里几次,可惜始终没有梦到上海图书馆,梦境依旧是牛奶棚低矮的营业厅门脸和围墙以及敞开的弄堂大门,如同一幅年代久远的褪色照片。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这里围墙外属于上海图书馆,上世纪50年代中期,有一段还是竹篱笆。我经常透过篱笆墙的空隙看牛奶棚空旷的场地上为数不多的奶牛在阳光下散步,地上的草稀稀落落的,奶牛“哞哞”的叫声也是懒懒散散的。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草地盖起了房子,再后来,砌了水泥墙,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进大门左手是厕所。那时沪上用抽水马桶的人家不多,坐在抽水马桶上,面对长长的透气窗,透过窗户能听到外面风吹树叶的沙沙声。窗下有个小小的白色洗手瓷盆,上面总有擦不净的灰色印迹。每当上厕所,定会关紧厕所门,若听到有人经过大门走廊,总会下意识摒住呼吸,等人过去才放松下来。那时,我还未上小学呢。多少年过去,许多景物都改变了,唯独冲厕所时那磅礴的“轰隆”声直到如今都没变化。

灶间隔壁是堆放杂物的小库房,上面有个小阁楼。我喜欢攀着木梯爬到阁楼上,盘腿坐那里静静翻看叠放着的老旧杂志上花花绿绿的图片。那里还有一架老家带来的旧扬琴,击打松弛的琴弦会发出悠扬而古怪的音调,从未有过重样。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很小时候,一个夏日阳光灿烂的上午,奶奶带我去吴?家巷买西瓜。出了弄堂过马路,在对面一条小巷里弯弯曲曲走了好久,才在一幢本地房子里买了3只西瓜。我拿1只,奶奶拿2只,都用网兜拎回来。还记得离开时,头戴小草帽、身穿短裤白背心的自己望望那周围种一排甜芦粟略嫌破败的矮瓦房,诧异何以这里竟然还有这样的住家,印象中好像离康平路不远。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午饭后正是懒洋洋的时候。有时我躺在房间的长椅上,望着窗外蓝天白云下对面楼顶那高高的穹形气孔,总有一股自己要飞出去的异样感觉,满脑子是飞机、小鸟、彩云、神仙,五颜六色,浮想联翩。

上世纪60年代末,奶奶已经西行。一天,爷爷要我替他在砖头块似的《辞海》中找“桐花”的注释。找到后我用大字抄在一张纸上,老人家拿起纸条神色肃然地戴上花镜看了几遍,沉思了好久。后来,爷爷也驾鹤西去,在他经常看的《近三百年名家词选》里,见到他手抄清初词人王士禎的《蝶恋花——和漱玉词》,那是词人为怀念故去的妻子所作,里面有“郎似桐花,妾似桐花凤”句,正巧奶奶的名讳也有“漱玉”二字。我这才明白爷爷要我找“桐花”的意思。爷爷与奶奶两家是世交,晚年的爷爷多次给我讲他在老家初次见到奶奶的场景:梳一条长辫,在井边打水,见爷爷远远过来,飞快地望了一眼,挑起水桶快步回了家。爷爷年轻时就离开故乡,先后在南开、清华、上海等地任教,奶奶一直无怨无悔地在爷爷身边照顾至终老。在这里,留存了他们生命最后旅程中太多的记忆。他们那代人的感情,看似平淡,其实很难用几句话概括。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40年前,五叔首次从海外归来探亲,我陪他在这里住了一夜。在到处留有爷爷奶奶曾经印迹的房间里,他默默无语。他说,爷爷离去那天,他挂在家里的爷爷照片镜框突然掉裂下来,冥冥之中莫非前定。房间的窗下奶奶亲手栽下的小树苗早没了踪影,五叔对爸爸说:“大哥,怎么我觉得现在弄堂里的道路比当年我出去时小而窄?”爸爸说:“那是你走的路多了,心大了”。

天渐渐亮起来,看上海西区那僻静小路中的老弄堂,早晨的阳光一点点吞没晨雾留下的阴影。与几十年前相比,弄堂建筑的外貌还没有太大的改变,后来涂抹的墙外涂料丝毫没能掩住这些老洋房本来的气质,只是显得越来越古旧,原住户已发生许多变动。跟当下沪上许多老房子相似,不少房屋已经出租给外来人了。真怕推开房门,突然出来一位颈戴潮流项链、粗声大气的汉子问道:“你找拉个啊?”突然想起S.H.E演唱中一句歌词:“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长大后世界就没童话”,这真是一个令人幸福的遐想。假使不长大,真的能回到过去?世界真的不会有变化么?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原创】上海西区那条旧弄堂 - 阿福 - 阿福的博客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印象上海
阅读(184)|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